返回

网恋到对家后我翻车了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104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伶人往事》一共得到了三个提名, 一个是最佳外语片奖,一个是最佳剪辑奖,还有一个则是最佳原创音乐奖。

    种花家的传统文化在世界范围内也是很受喜爱的。

    《伶人往事》表面上虽然讲的是一个戏班子的故事, 但它其实通过了这个戏班子的兴衰变化展现了那个年代的戏剧发展的历史。

    里边所有的插曲都是维导请知名作曲大师制作的, 将传统和流行结合起来,悠扬的旋律娓娓动听。

    为了能够让外国人能够看懂这个故事,听得懂故事中的音乐,也请的是专业的翻译, 尽量将种花家的故事原滋原味地展现给外国友人。

    刘朗当初就跟谢当归说过,维导的这部片子就是为了拿奖去的, 就现在的结果来看, 果然不是说大话。

    虽然这三个奖都跟谢当归没有关系, 但他算是占了大便宜, 即便只是提名, 也在他的履历上添上了光鲜的一笔。

    “你要跟维导他们一块儿去洛杉矶吗?”江远帆问道。

    “不去, 领奖又没有我什么事, 能沾到光就已经很好了。年后我就要进新的剧组,到时候说不定来不及。”

    谢当归的心情很愉快,这个消息下来之后, 找他的剧本就更多了。

    因为他是《伶人往事》中最年轻, 演技有保障, 而且价格最便宜的演员。

    光是挑就挑得眼花缭乱,倒还真叫他看中了一部。

    “喜剧,你这个跨度有点大啊?”江远帆对谢当归的选择有些不理解, “之前不是说准备演正剧吗?”

    谢当归虽然在综艺节目上的梗很多,但跟喜剧电影可沾不上什么边,而且喜剧电影跟其他的电影一般来说是有壁的。

    那些戏剧演员, 要么是长得好笑,要么是说话好笑,要么就把好笑刻在了骨子里,观众见着他就想笑。

    “正剧没有合适的本子,而且这也不全算是喜剧,在过去的喜剧中,除了那种无厘头的笑料,能让人印象深刻的往往大喜里夹杂着大悲,这个剧本的主角很有意思,而且也很考验我的演技。”

    不仅是喜欢这个剧本,而且档期也排得开,谢当归最终还是拿下了这个角色。

    《图龙》后的那部电视剧虽然成绩比不上它,但口碑很不错,算是一部不错的作品。

    特别是谢当归饰演的男二,很是讨人喜欢,即便剧中没有他的CP,网友们的同人文是写了一茬又一茬,仅次于《图龙》中的谨慎CP。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谢当归已经逐渐淡出了爱豆的市场,钻研演技,转型为真正的职业演员。

    次年4月,谢当归凭借着年前拍摄的喜剧《偷心》拿到了金像奖的最佳男主角。

    虽然比不上奥斯卡,但金像奖可以说是华语电影中含金量最高的几个奖项之一了。在得知自己得奖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在颤抖。

    这是他出道的第七个年头,四年前的这个时候,他刚好走进《黑白》的剧组,三年前,他在金鸡奖上拿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奖杯,三年后,他终于再次登上领奖台触及了别人这辈子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但这并不代表着他的终点,每一名演员心中藏着一个关于奥斯卡的梦,他也将为了自己的这个梦,献上余生。

    “今天跟我第一次领奖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我根本就没想过会拿奖,甚至连获奖感言都没有准备。在场有这么多优秀的前辈,我绝不敢说比他们厉害,只是运气好遇到的角色让我更加出彩。

    在此我要先感谢导演,感谢他能够信任我,邀请我来饰演这个角色。其次我也要感谢剧组里其他的成员,这部作品能够达到这么好的效果,他们功不可没。

    然后感谢我的父母,正是他们默默的支持,我才能安心地在这条路上发展。

    接下来是我的经纪人陶姐,她从我刚出道时就带着我了,那个时候我才刚17岁,什么都不懂,是她不厌其烦的耐心教导才有了我今天的成绩。

    最后,我要感谢我的……好朋友江远帆。

    我在圈子里的朋友不多,交心的就几个,很多事是无法对长辈或者前辈说出口的。而他一直在我身边鼓励着我,陪伴着我,一路走到现在。

    千金易得,知音难寻。我希望未来我们能够永远在一起,成为相互的依靠。

    而我,也将会继续在这条我热爱的路上走下去,并为之奉上余生。”

    【笑死,上一次颁奖的时候我也在看直播,谢谢被点到名简直一脸懵逼,连获奖感言都是抄的前边的,这次看起来已经非常有经验了呢!】

    【不知不觉我已经粉了他7年,刚在节目里见到他的时候他才17岁,现在都已经是影帝了。】

    【我居然听哭了,他居然单独把江远帆列了出来,这代表了什么?】

    【身为从剪辑就粉上玉簟秋的老粉,我已经很久没有关注圈内的消息了,只是偶尔会上来看看消息,没想到我会等到今天。】

    【虽然没有直接告白,但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最大程度了。读了这么多年书,我还第一次知道“永远在一起”和“依靠”是用来修饰“好朋友”和“知音”的。】

    【说起来,谢谢是不是已经很久没有感谢过粉丝了?我记得他刚出道那几点,对粉丝还是很好的。】

    【好像是从他的唯粉冲了江远帆的微博和工作室开始?他就再也没有在公开场合感谢粉丝了。而且他转型之后跟粉丝们互动的环节也变少了,根本就没有机会。】

    【微笑中透露着疲惫都说江远帆是他最大的毒唯,这会儿我是信了。】

    【能等到今天我已经很满足了,谁家的CP能嗑这么多年还经常高甜的呢?】

    【满足+1】

    【希望有生之年能够见到他们领证!】

    24岁的影帝,不能说是前无来者,但放在历史上看,也是一个值得令人骄傲的年纪。

    无数媒体蜂拥而来,就想等着颁奖结束拿到第一手采访。

    可惜谢当归早就做好了准备,拉着乔装打扮的江远帆直接躲过了媒体,飞到了国外。

    “三年很快就要到了。”

    三年之约是双方家长做出的约定,如果他们之间的感情能够坚持到三年,那他们就认可他们二人的关系。

    而今这是他们认识的第五个年头,在一起的第三个年头,过了年就是他们当初约定的日期。

    “怎么办?我不想等到那个时候了!”

    异国他乡的大街上,江远帆抓着谢当归的手啄了一口。

    就跟种花人看外国人一样,他们看黄种人也个个长得都一样,所以两人在踏上这片土地之后就没有伪装过自己。

    “我也不想等了。”谢当归看着他,“来都来了。”

    他们谁都不是那种听话的小孩。

    “你们是……谢和江?”一个蹩脚的英语出现在他们身后,那是一个有着淡金色长发的女孩。

    他们忘了,当初接受的RL代言是全国性的。意大利就是RL的总部所在,没道理在中国到处都是大屏幕广告的情况下,这边会没有他们的宣传。

    “不好意思你认错了。”江远帆操着一口纯正的意大利语回答道。

    种花家人很少能说这么这么地道的意大利话,女孩果然被江远帆迷惑了一瞬间。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个人已经跑远了。

    当天晚上,谢当归和江远帆的ins上不约而同地有了新动态。

    谢当归的ins上是一个短视频,谢当归跪在一个教堂里,虔诚地念着什么。

    而江远帆的ins上则是一张鸽子的照片,只是似乎不小心把什么建筑物的尖顶拍了进去,从仅有的这一部分来看,绝对不是国内的建筑。

    【意大利语,那些年我迷恋周天王的《以父之名》的时候,看了很多关于意大利黑手党的电影。】

    【江远帆照片里的那个屋顶其实就是教堂的尖?】

    【他俩不是经常在一块儿吗?为什么还要遮遮掩掩的?】

    【问得好!语言学院的学生表示,我随机抓了个学意语的同学帮忙解答,他念台词翻译成中文大家绝对非常熟悉……】

    【如果我有钱,一定要买一个能把话说完的层主。】

    “从今日起,不论祸福、富贵、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爱你,珍视你,直至死亡将我们分开。”

    教堂中,江远帆看着谢当归,微笑着说完这段话。

    而谢当归也同他对视着:“我也是。”

    在神父和蔼的视线中,两名来自异乡的年轻人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到这里就已经结束了,接下来还会有4章番外,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本章24小时内留言有红包,大家也可以说说想看什么番外。

    希望小伙伴们能够支持一下我的新书《表面和谐》,点开专栏即可看到,应该会在7月上半个月开。以下是文案:

    学生会和团总支作为学校的左膀右臂,时常合作,保持着和谐的关系。

    特别是新一届选出的学生会主席和团总支副书记,二人都是这一届学生中的佼佼者,不仅学习成绩好、运动天赋高、业务能力强,长得还好看,走在一起更是令人赏心悦目,就连老师看到都会忍不住赞一声“好搭档”。

    学生会主席余景阳性格温和,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嘴角常年保持着完美的弧度,给每一位同他交谈的人带来春风般和煦的感觉,让人轻而易举就对他卸下心防。

    团总支副书记许淳性格爽朗,工作时是稳重的领导,平时是可靠的学长,简单几句话就能让大家产生信任。

    两人早在成为副手的时候就展现出了极强的能力,把老师交给他们的任务安排得井井有条,上任后更是不需要老师多说便适应了新的职责。

    两个组织合作举办的谢师晚会被媒体竞相报道,让A大在学术圈狠狠地刷了一波存在感,两位负责人也被学生们戏称为“A大双骄”。

    可私下里二人的关系却并不如大家看到的那般和谐。

    给老师送材料的路上,许淳与余景阳不期而遇。

    “几天不见,会长风采依旧。听说学生会最近遇到了些小困难,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团总支乐意伸出援手。”许淳笑不及眼底,嘴角勾起亦不带任何情绪。

    “这点小事就不牢‘副’书记挂心了,与其担心学生会的事儿,副书记不如多把注意力放在团总支未来几个月的安排上。”余景阳推了推眼镜,扭头看向同他并排而行的同事,“严书记请了产假,新来的指导老师还要负责社团活动的安排,怕是没有多少精力分给团总支呢!”

    明明是同等的地位,但余景阳一个重音放在了“副”字上,就让许淳的气势先天弱了一筹。

    楼梯口,二人默契分离。

    不过只是头衔而已,事在人为,胜负尚未可知。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